男子2岁时被拐卖 28年后阴差阳错与母亲重逢

  • 浙江在线  

浙江在线11月05日讯(今日早报记者林云龙)今天要和大家讲一个关于“熊二”的故事。

主人公“熊二”并不是动画片《熊出没》中的卡通角色,他所经历的事情也不像动画片中那般让人或忍俊不禁、或热血沸腾。

“熊二”姓熊,在现在的家中排行老二,今年30岁。动画片中主人公有个哥哥叫“熊大”,而这位30岁的“熊二”也有兄弟姐妹——在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,他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;在江西省鹰潭市,他还有一个妹妹。

为什么“熊二”会在两个省都有姐妹呢?这还得从28年前一个下着雨的中午开始说起……

外婆在屋内做中饭

一回头2岁大的外孙不见了

1985年9月16日,“熊二”出生于江西省鹰潭市,父母亲都是工厂里的普通工人。如同中国千千万万个寻常的家庭一样,“熊二”降生后,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欢乐和温暖。

1987年清明前后,一个下着雨的中午,平时一直带孩子的奶奶有事不在家,父亲去外地出差,母亲轮到白班,早上就出门去化工厂上班了,外婆来家中照顾“熊二”,当时正在厨房里做午饭。

“熊二”家住在一楼,由于平时都是和奶奶在一起,他与外婆并不算太亲近,加上小男孩顽皮的天性,已经会走路的“熊二”就跑出了家门。

等到外婆做好饭菜回过神来时,屋里屋外找了个遍,愣是没看到外孙的身影。察觉事态不对劲的外婆赶紧跑到女儿上班的化工厂,告诉女儿“孩子找不到了”。

“熊二”的母亲孙四英清楚地记得,自己母亲跑到单位告诉自己这个消息时,是中午11点半左右,正值饭点。

孙四英跟着母亲火急火燎地往家里跑去,四下搜寻同样无果,就准备发动身边的亲戚朋友们扩大搜寻范围。

可是,天公不作美。“在我印象中,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雨,人走到外面,连伞都撑不住,更别说四处去找人了。”这么多年来,孙四英对那天这场瓢泼大雨记忆犹新。

由于一直在下雨,周边的居民也很少有出门的,孙四英四下打听,也没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,除了附近小卖部的老板娘称在一小亭子里见过“熊二”。

“说实话,20多年来我内心一直在责怪小卖部的老板娘,为什么当时不帮我把孩子领回家,我孩子就不会被拐走了,甚至我一度怀疑过也许就是她拐走了我家孩子,事后证明是我错怪她了,但是心里真的很不甘,如果当时有人能帮我把孩子领回来……”孙四英哽咽了。

曾把家旁的水池捞了个遍

不放弃任何一条线索

在孩子走丢后没多久,与“熊二”最亲近的奶奶就离开了人世,之后外婆也去世了。1989年,孙四英生了一个女儿,但是心里一直还惦记着“熊二”。

没了“熊二”的孙四英,在旁人看来变得极度敏感和“神经质”。

她曾经怀疑儿子也许是溺水身亡了,愣是把家旁的一个大水池用网兜捞了个遍;她也怀疑儿子并没有走远,当得知附近有户人家抱来了一个孩子后,找民警一起去那户人家“认亲”,却发现对方家里的孩子和自己儿子连年龄都对不上……

“有好几次我站在水池边,边想着儿子边流泪,已经做好一死了之的准备,可每想到如果自己死了,这最后一丝与儿子重逢的机会也将不复存在,又擦干眼泪接着四处打听和儿子有关的消息。”

此后的时间里,孙四英把鹰潭当地所有走失、被拐儿童的信息都看了个遍,却仍旧一无所获,与儿子重逢的场景,只能一遍遍出现在午夜的睡梦中,每次从梦中醒来,枕头都被泪水打湿一片。

孙四英想到了找当地公安部门,鹰潭警方在得知此事后也很重视。4年前,鹰潭警方采集了孙四英的DNA信息,尝试进行比对,看看能否有奇迹发生。同时,孙四英听说福建一带有线索,鹰潭警方也多次前往福建进行找寻,进展都不算顺利,但大家都没有放弃找寻的步伐。

或许正是孙四英和鹰潭警方的这份执着,奇迹真的发生了!

一次错误的抓捕,竟成母子重逢的关键因素

如果说失散几十年能再度重逢如此不易,那么“熊二”和亲生母亲的重逢更是一个奇迹。

确实,“熊二”是被人贩子拐走的,他被卖到了福建省三明市将乐县山村里的一户农民家里。

对于自己的身世,“熊二”其实从小就有所耳闻。在他懵懂记忆的最深处,有一个模糊的画面,一个男子将他领进这户农民的家里,告诉他今后管面前的这对男女叫“爸妈”。

“熊二”的养父养母一直没有正面提及过他的身世,但是从村里左邻右舍的口中,他得知自己是“抱来的孩子”。小时候在与姐妹的争执中,小孩子不经意的一句“你是抱来的”,也会让“熊二”不再争执,一个人默默走开。

平心而论,“熊二”的养父母对他并不算差,两个老实巴交的农民,竭尽所能供“熊二”去秦皇岛念了大学,他也成了家里四个孩子中唯一的大学生。

2008年,大学毕业的“熊二”回到了将乐县,在当地做过协警,也开过餐饮店。“熊二”深知,20多年过去了,想再与亲生父母见面也许只能是这辈子一个无法实现的梦罢了,他的生活一如过去般平静。

三四年前,“熊二”所在的村子里有人犯了一起偷窃罪,巧合的是,犯事的人与“熊二”的名字一模一样,于是“熊二”就被警方叫去了解情况。

说明情况后,警方了解到“熊二”并不是偷窃事件的嫌疑人,但是阴差阳错下,“熊二”的DNA信息被当地警方采集到了。

谁也没有想到,这一“无心之举”,竟在“熊二”与生母重逢的过程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孙四英和儿子的DNA都被采样,冥冥中注定重逢的那扇铁门,从那一刻起缓缓打开,光明终于顺着门缝照进两人心中一直不愿触碰的最深角落。

时隔28年,母子俩在杭州重逢

昨天下午,2名鹰潭市公安局打拐办的民警陪着孙四英赶到杭州,一路找到了米市巷派出所。

原来,鹰潭公安局在公安网上比对出了“熊二”在将乐县时被当地警方采集的DNA信息,发现他就是当年被拐卖的孙四英的儿子。经调查后得知,如今“熊二”正在杭州市拱墅区米市巷社区生活。

王俭,米市巷派出所负责米市社区的社区民警。由于派出所网格化工作的开展,民警对各自辖区内的外来人员、重点人员的信息都了然于心,在从鹰潭警方处了解到相关信息后,王俭心中一下子就明确了对象。

考虑到电话中一时半会儿没有办法把话说清楚,王俭电话联系了“熊二”,让他来派出所一趟。

昨天下午3点左右,重逢,这个曾经只在孙四英和“熊二”想象中出现的画面,终于真真切切地在派出所办公室里发生了。

“儿子!”

“妈妈……”

孙四英早已泪流满面,而“熊二”,此时脑子中难免有些空白。

“我见到他第一眼,就知道是我儿子,和小时候一点都没变。”其实谁都知道,已经而立之年的“熊二”,与当初那个牙牙学语的两岁稚童,怎可能一点都没变?或许在孙四英的心中,孩子一直都还是儿时的模样。

这一声叫唤,迟到了整整28年,但,终究还是等到了啊!

去老家找回自己丢失的记忆,今后对两边的父母都会尽孝

“熊二”平时是个话不多的人,不过在米市巷派出所里,他敞开心扉说了很多话,嘴角都已有些泛白。

“我打算明天和妈妈一起回趟鹰潭老家,我想去好好看一看我出生的地方,把我这么多年丢失的记忆尽可能地弥补回来,然后再回到杭州,继续做餐饮行业,平平淡淡地过日子就好。”

孙四英已经买好了第二天一早回鹰潭的车票,而“熊二”,也将再次回到自己生命诞生之初的这座城市。

“熊二”到现在还单身着,他一直有个梦想,希望在婚礼现场可以把自己的亲生父母请过来,这个梦想在他大学毕业时曾和养父母提起过,但他不曾想到,这个梦想竟然真的实现了。

“熊二”表示,对于养父母28年的养育之恩,自己很感激,也不会离开他们,而自己的亲生父母,他也会尽上应有的孝心。

采访过程中,记者注意到一个细节。

孙四英担心“熊二”说太多话口渴,于是拧开矿泉水瓶,递给儿子。“熊二”喝了一口后,孙四英觉得儿子喝太少了,逼着他又喝上一口,正如天底下所有深爱着孩子的母亲一样。而“熊二”,在喝完水之后,对着孙四英说了一句“谢谢”,或许面对28年未曾谋面的母亲,他还需要时间去接受和适应。

更巧合的是,昨天还是“熊二”身份证上登记的生日,派出所民警贴心地给“熊二”买了蛋糕。孙四英和“熊二”合上双手默默许下了各自的愿望,或许这一天对于他们来说,都会是新生活的开始。

吹完蜡烛切好蛋糕,“熊二”把蛋糕送到了孙四英的嘴边,张开嘴的那一刹那,眼泪再次从两个人的眼眶中流了下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