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千年驿道 游百松古村

  • 湄洲日报  

  省级乡村旅游特色村吸引越来越多的游客。 张力 摄

  松林里演奏十音八乐,享受其乐。 蔡昊 摄

  书峰乡百松村原名西坑村,为仙游西乡平原北部崇山峻岭中的一个小山村。山村四面环山,南面有狭窄山谷开口,有一小溪从盆地流过。因位于书峰乡西部,地形上象个“坑”,这也许是西坑村名的由来。

  山村虽然距离县城不远,但自古以来就是中部山区与西乡平原的交通要地,位于山村南部的百松岭筑有一条盘山小道,为千年古驿道,是科举时代仙游西部学子进京赶考的必经之路,走出过多名文武状元。因此,该驿道又称“状元路”。

  现在西坑村巳改名百松村,是远近闻名的旅游村。以千年驿道、百年古松、山区生态、特色果园为资源,成为省级乡村旅游特色村。

  季节变换,百松岭散发出成熟韵味。山岭悄然染上了斑斓的色彩,没有漫山遍野,只有红色叶、黄色叶和说不清颜色的叶,一簇簇一团团,在绿色中格外显眼,山色更加绚丽;落叶树宽而薄的叶子已经熟透,在风中发出沙沙响,纷纷飘落,铺满地面,给沉静中的山岭增加了动的美感;山林挂满成熟的果实,挺拔苍劲、四季常青的松树难得露出温情一面,成熟的松果二个、三个一串,沉甸甸挂满枝头,吸引了山鸟在觅食嘻戏。百松岭山色诱人、果实飘香,仿佛是开一场令游人陶醉的视觉盛宴。

  松树依旧伫立古道旁,张开那宽阔的臂膀静静地迎接远道而来的新老朋友。先有树还是先有路已无法确切考证,也许是先人在树林中开山拓路,或是小道行人多了种上松树,但松树代代相承与千年古道相互守望、相依相伴,默默地为翻山越岭、风雨兼程的学子献上一段充满温馨的人生旅途,绵绵细雨中挡风遮雨,炎炎夏日奉上清凉。松树也见证了他们金榜题名、荣归故里的荣耀。百年古松既是百松岭一道美丽的自然景色,又是一处底蕴丰厚的人文景观,品古松成为山村最富特色的旅游项目。

  古道已没有了记忆中的繁忙和喧闹,恢复了固有的宁静。学子的匆匆身影和状元衣锦还乡已是尘封的历史,曾经的辉煌现在只能任由石板在诉说;昔日山村人艰辛劳作的画面已定格,成为一段难忘的记忆,映射时代的快速变迁。如今的古道成旅游休闲之地,造福山村人民。只有游人不时上下,指指点点,或许是在谈论登山观景的感受。古道隔一段距离就安放一张石条靠背长椅,供游人休憩。倚坐石椅放眼自然山色、耳闻阵阵松涛,感悟古今交融,令人心旷神怡、舒心惬意。

  山村还开发了老鹰嘴景区,为登高瞭望的好去处。老鹰嘴是百松岭最高处,这是一个形似老鹰的岩石山体,悬崖断壁,极为险峻,只有一条小道可以攀爬。登上老鹰嘴顶部观景台,顿时有天高云淡、海阔天空的意境。环视四周,起伏绵绵的群山和西乡平原尽收眼底。极目远眺,只见大济溪如一条弯弯曲曲的白色缎带,镶嵌在西乡平原,平原上良田、村落朦朦胧胧依稀可辨。向下俯瞰,脚下的山村一览无遗。梯田里稻谷已收割,裸露出黝黑的土地;枇杷果树绕山腰,层层密密;昔日的羊肠小道被宽阔的水泥道取代,不时有车辆通过;二层三层的农家小院子楼取代旧时土瓦房,记忆中的古老祠堂校舍不见了踪影,一栋高大洁白的学校楼展现在眼前,成为既显眼又漂亮的建筑物。山村在勤劳智慧的人民手中,旧貌换新颜,乡亲们为家乡的美丽变得从容和自信。

  晚霞初露,夕阳斜照,透过松林在地面形成光斑,时隐时现。漫步在古驿道,仔细端详着这些饱经风霜的古老松树,有的傲然挺立、直刺蓝天;有的被弯下高傲的身躯、后再直立向上;有的被拦腰截断,主干仍然萌发新枝;还有的一面枯萎,另一面却郁郁葱葱。这些都是百年沧桑岁月中,历经狂风暴雨摧残、山火烈焰炙烤等种种磨难而遗留下的痕迹,也是松树坚贞不屈品格的真实写照,这种品格受到古往今来人们的高度赞美,已经成为一种奋发向上精神力量的象征。松树的精神也深深融入山村人民的血脉之中,成为他们扎根山区、摆脱贪困、建设幸福家园的力量源泉。

  一颗成熟松果从高高的树冠脱落而下,几个翻腾跳跃,滚进路边悬崖石壁缝隙。也许在春暖花开时,一株稚嫩的幼芽将在哪里破土而出,再经过十年百年的风吹雨打,这株幼芽也会长成一棵巍然屹立、直刺苍穹的参天大树…… 魏宝儿